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频道 > 财经 >

濮阳县黑恶势力猖獗,城管打人不负责任

时间:2015-04-27 17:16:37 来源:广州新闻网

  我叫宋广伟,是河南省濮阳市人。住在濮阳县军干所家属院的前排,城管局刘峰住在后排。由于我们是前排来往车辆都要经过门口,本来街坊邻居应该互相照应,和睦相处。可是刘峰却仗着自己在濮阳县城管执法局工作,他开的车在家属院内随意停放,大家出行很不方便。我让他把车停靠的合理一些。谁知这一说,惹恼了他,更是变本加厉,在路口停两辆车,并把公共场所圈起来养鸡养鹅,我劝说他这样不好,这一下激怒了他。在2015年2月9日晚10点多,刘锋纠集在县劳动局工作的张自远等近30名暴徒,手持棍棒,闯入我家,大打出手,不但在家里打我,还把我拖出院子用棍子猛打,直到把我打到昏死过去为止,我被急救车拉到公安医院抢救,醒来头部缝了20多针,住了近一个月院才有好转。可怜我的老父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暴力事件所惊吓,没过几天就被活活气死。

  

 

  2月9日我们就报了警,事情过去两月有余,公安机关却迟迟不处理,张自远的父亲身为县领导,不但不教育其子改邪归正,而是上下大肆活动,利用政府官员的身份和有黑恶势力撑腰,压制公安机关,致使公安局在办案中互相推诿、扯皮。我80多岁的老娘,奔波于县委和公安机关讨要说法。死人偿命,打人犯法、天经地义。可是这些所谓的官员,害得我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无处申冤。案子过去两个多月,直到2015年4月22日,公安机关才草草将张自远等三人以治安拘留几日草草了之。然而主犯刘峰至今仍逍遥法外,并四处叫嚣:“把他揍了没事,花个几十万就摆平了,让他一个钱也得不到”。濮阳县公安局以其他犯罪嫌疑人外逃不好缉拿为借口迟迟不予处理。

  

 

  明明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,由于刘峰、张自远有保护伞庇护,却被定性为治安案件,难道濮阳县被这黑势力遮天蔽日了吗?难道共产党的天下就没有地方申冤了吗?

  因此,我们强烈要求上级政府对张鸿飞等地方官员进行严肃处理,要求公安机关严惩刘峰、张自远一伙,将违法分子绳之以法,还老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,相信共产党的天下不会让这一帮黑恶势力小人猖狂下去!

  举报人:宋广伟

  电话:13707679333

  2015年4月26日

分享到:
瑞祥国际官网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