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频道 > 军事 >

当故事融入血脉的时候

时间:2016-07-29 12:13:35 来源:解放军报

  南疆有佳木。参天铁树下,听得见小草呼吸。

  “风清气正坚强战斗集体”的十连,可以从多个方面、多个角度阐释。一个典型宣传出来,并非一种完结,其先进经验和宝贵思想,要化为全军部队共享的精神财富,故事的广泛持续传播,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途径。

  从这里,可感受血脉传承,可知晓过硬连队如何建成、好士兵怎样塑造。这个八一,一起聆听十连《强军故事会》,品读煌煌军史中新的传奇。

  ——编 者

  军被卷起来

  一天上午,十连接到通知:一位首长临时决定来连队看看。

  不一会,机关一名干部来连队打前站。他看到营区卫生一尘不染,十分满意。可走进排房一看,发现了问题:床铺上的凉席床垫卷起来盖在被子上。

  “怎么把凉席床垫卷起来呢?这样不符合内务要求啊!”机关干部问时任连长唐俸。

  “这段时间阴雨连绵,是山里空气最潮湿的时候。把凉席床垫卷起来盖在被子上,能够起到一定的防潮作用。”唐连长解释道。

  “这个我知道。可今天情况特殊,你们最好还是把凉席床垫铺平,给首长留个好印象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唐连长犯难了。如果为了给首长留个好印象,让官兵中午睡湿漉漉的被子,他实在于心不忍。“我们把凉席床垫卷得整齐一点,尽量不影响美观,你看行吗?”他建议道。

  “我是一番好心,你们看着办吧!万一首长批评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!”

  “行,如果首长不满意,我来承担责任!”见机关干部没有硬性要求,唐连长爽快地表了态。

  首长说到就到,他一边走一边看一边问,对连队正规秩序和官兵精神风貌频频点头。进入排房时,床上卷起的铺盖,引起了他的注意,不解地问:“你们为什么把铺盖卷起来?”

  唐连长报告说:“首长,这几天山里湿气重,把铺盖卷起来是为了防潮!”

  “哦。”首长若有所思,继续往别的场所察看。

  下午,唐连长接到了团领导打来的电话,反馈首长对连队工作的评价,特别肯定了连队把凉席床垫卷起来的做法。说不为迎合领导搞形式主义,体现了对战士的真心关爱,不愧为“尊干爱兵模范连”!还要求随行工作组回去后进行研究,尽快为一线边防连队配发抽湿机和烘干机。

  放下电话,唐连长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  最好的视频

  烈日炎炎,时任连长唐俸带队巡逻。按照规定,巡逻途中,要完成至少两个专业课目训练,并拍成视频传给团里。

  临近下午时分,官兵完成巡逻任务后,正准备进行专业课目训练。这时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雷声滚滚,一场暴雨即将来临。

  “连长,要下雨了,巡逻车回去的路不好走,训练课目到公路上简单展开一下,拍几个镜头行不行?”司机刘勇鹏建议。

  “不行!”唐连长言辞果断。“要是打仗攻山头,雨来了就不攻了吗?一切按计划进行!”

  军令如山。唐连长带领巡逻小分队在密林里迅速展开。第一个课目是潜伏,按照连长部署,战士们寻找便于隐蔽和观察的位置趴下,并用树枝进行巧妙伪装。卫生员陈炜强用随身携带的DV机跟踪拍摄。

  官兵刚进入潜伏位置,暴雨就倾泻而下。陈炜强赶紧用雨布保护好DV,继续拍摄。雨越下越大,镜头里全是雨幕,根本看不到官兵身影。陈炜强尽可能靠近,力求拍到清晰可辨的影像。

  5分钟、10分钟、15分钟,战士们从潜伏位置爬出时,早已成了落汤鸡。紧接着,又进行追捕课目训练。大雨倾盆,道路湿滑,频频有人摔倒,又爬起来继续训练。半小时后,训练结束,雨也慢慢小了。

  回来的道路被雨水冲得泥泞坑洼,巡逻车只能缓慢前行。车上,浑身泥水的战士感慨,这次训练真带劲儿,连长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  回到连队,陈炜强抓紧时间整理视频。可看来看去,镜头里都是充满雨幕的画面。最后,他只得拣其中稍微清晰的编辑后,传给了团里。

  第二天,团长打电话给唐连长,表扬连队从难从严施训的做法。对连队上报的视频,给予两句中肯评价:“从画面看是最差的视频,从作风看是最好的视频。”

  连队的门脸

  这天上午,十连正在操课。连长杨家英接到电话,说军区一位领导要来连队,半个小时后到达。

  对于不打招呼的检查,十连经历多了。连队随时保持正规的一日生活秩序,每次都给各级领导留下了良好印象。

  杨连长叫来值班排长,告诉他首长来视察,不用通知其他官兵,大家该干啥干啥。吩咐完,他在办公室准备向首长汇报的内容。

  不一会,排长进来报告,问营门哨兵要不要换一下?

  “为什么?”杨连长问。

  排长说,现在正好轮到战士张酬良和王欢站岗。这两人在连队算个头比较小的,特别是张酬良皮肤较黑,普通话也不标准。岗哨是连队的门脸,建议换两名个头高大、形象气质好点的战士临时替一下。

  “不用吧,轮到谁就谁站!”杨连长果断地说。“哨位就是战位,不是酒店迎宾的门童,没必要搞这种形式主义!”见连长态度这么坚决,排长只好作罢。

  很快,首长一行轻车简从来到连队。听了有关情况介绍后,首长重点检查了连队的战备值班、战备库室等情况,看到连队时刻保持良好战备状态,十分满意。

  看完各场所,首长来到岗哨前。他询问营门警卫的一些基本常识,哨兵对答如流。

  “首长,要不要连队把排哨表拿来对一下,看有没有临时换哨?”一名随行人员建议。

  “不用了!”首长摆了摆手说:“一看这俩小伙的个头,就知道肯定没换人!”首长犀利的眼神和幽默的话语,把大家都说笑了。

  为“铁梨树”命名

  四班长李根慧探亲回来,指导员李风雷好生纳闷,原本课堂上踊跃发言的他怎变得沉默了?撰写的心得体会不是稀散几行字,就是夹带牢骚情绪。回了一趟家,咋变了个人呢?

  散步时,小李向指导员道出了实情。

  那是李根慧第一次探亲,亲友见他当了班长,转了士官,都为他骄傲。这次,时隔两年回去,亲友赞赏的眼神不见了,有的还动员他早点退伍。是自己过于敏感吗?

  一次聚餐,说起军队反腐的事儿,一个同学说,军队出了那些腐败分子,在这样的环境中,你能干出啥名堂来?

  李根慧无言以对,饭吃一半,找了借口就离开了。

  这么边走边聊,李指导员见身为理论骨干的李根慧还是心有疑惑,联想到一些官兵流露出同样的困惑,他决定给大家上一课。

  连队门口有4棵参天的铁梨树,李风雷就把《坚定信念,铸牢军魂》一课的课堂设在铁梨树下。在阐述听党指挥基本知识后,他抚摸着铁梨树说:“大家想想,铁梨树在生长过程中,经过了多少病害虫灾、掉过多少枯枝败叶?为什么还能枝繁叶茂、高大挺拔?”

  课堂上一下变得十分安静,大家倾耳聆听着。

  “首先,它的根深扎在泥土里;其次,它的主干是健康的;第三,有啄木鸟给它除虫害。”

  “我们党和军队就像这棵铁梨树。”李风雷话锋一转:“她来自人民,始终把根深扎在人民中间;她的主体是好的,腐败分子总是少数;还有,她坚决同腐败现象作斗争,及时清除害虫。有了这3条,我们党和军队这棵大树就会永远枝繁叶茂、屹立挺拔!”

  一阵热烈的掌声后,李指导员接着说:“作为军人,我们也要有铁梨树的品质,任凭风吹雨打,始终铁骨铮铮、岿然不动!”

  走出课堂,李根慧上交了一篇千字心得。根据他的建议,连队分别给4棵铁梨树命了名。一棵寓意忠诚,叫铁心树;一棵寓意使命,叫铁拳树;一棵寓意纪律,叫铁纪树;一棵寓意友爱,叫铁血树。后来,连队流传了4句话:铁心跟党走,铁拳守边关,铁纪正作风,铁血凝友情。那是后话了!

  水潭绿幽幽

  炊事班上等兵洪敦良发现水龙头里的水流,时断时续,他急忙朝外走去。

  连队一直从2.5公里外的一条瀑布取水。一到雨天,水管入水口很容易被枝叶堵塞。洪敦良跑5公里时路过瀑布,得知这里是连队水源地。看到水龙头水量不足,他想一定是水管堵住了,就想去疏通一下。

  走到营区门口,哨兵问洪敦良去干吗?“通水管!”洪敦良回答。

  “你不懂连队的规矩吗?通水管只准干部去,不准战士去!”哨兵提醒道。

  “懂!”洪敦良说完,一路小跑朝水源地奔去。他边跑边想,通个水管还只让干部去,这算哪门子规矩?

  “站住!”快到瀑布跟前时,洪敦良听到身后一声厉喝。回头一看,见连长杨家英追了上来,他赶紧停下脚步。

  “谁让你来的?”杨连长劈头盖脸的,让洪敦良如坠云雾,心想,我好心好意,你凶巴巴的干吗?

  洪敦良一肚子委屈,默默跟连长走到瀑布前的小桥上。

  站在桥上一看,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以前跑步只是匆匆路过,这次才看清,连队取水地在瀑布半腰一个水潭。通往水潭的,是峭壁上一条仅能落下一只脚的小路。路边是飞流直下的瀑布,路下是10多米高的石壁和另一个绿幽幽的水潭。

  “连长,我去吧!”洪敦良麻着胆子请求。

  “你去什么!”说完,杨连长掉头就朝通往水源的小路走。

  小路其实是石壁突出的部分,上面长满青苔,十分湿滑。洪敦良看到连长抓住石壁,双脚一步一步往前挪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委屈瞬间化成敬佩。

  走过小路,杨连长跳进齐腰深的水潭,顶着哗哗冲下的瀑布,一点一点掏出水中的枝叶,疏通了水管。往回走是下坡,更加危险。看着浑身湿透、贴着石壁艰难前行的连长,洪敦良双手紧攥、紧咬嘴唇,眼泪不知不觉滑落下来。

  回到桥上,冷得瑟瑟发抖的杨连长问:“知道我为什么发火了吗?”

  “嗯!”洪敦良使劲点了点头。此刻,他终于理解了那条特殊的规矩,那是干部呵护战士生命立下的生死状啊!

  木棉赛玫瑰

  红艳艳的木棉花是南疆的美丽风景,也是十连时任连长熊晶和妻子何彩妮的爱情见证。

  何彩妮是湖南人,与熊晶青梅竹马。熊晶戍边卫国后,两人饱尝相思之苦。何彩妮一直希望熊晶转业,他却舍不得连队和边关。

  “连队真的那么值得迷恋吗?”这年3月,何彩妮决定亲自去看看。她坐两天火车到南宁,半天汽车到县城,再转几小时车到乡里,最后乘熊晶租的“专车”——一台拖拉机,深夜赶到连队。

  “这就是你离不开的地方?”连队家属房里,浑身散了架的何彩妮一肚子委屈。

  “除了远一点,这里其实不错的。”熊连长说。

  “什么不错?这里你能请我喝咖啡吗?能陪我去逛公园吗?能带我去看电影吗?别说这些,一束玫瑰花你送得了吗?谈情说爱的基本条件你都满足不了,我凭什么嫁给你?”何彩妮越说越来气。

  “能满足你,就嫁给我吗?”

  “好啊,满足不了,你考虑后果!”

  第二天周末,何彩妮起床洗漱后,熊连长已在门外等候。

  “走,喝咖啡去!”熊连长做出邀请的姿势,让何彩妮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连队饭堂餐桌上,摆着两杯热腾腾的饮料。

  “这是咖啡?”

  “这是边关特有的凉茶,战士们巡逻途中采来熬制的,我们叫它土咖啡。”

  何彩妮喝了几口,苦中略带回甘,再想想战士们的辛劳,心里默认了这杯“土咖啡”。

  饭后,熊连长带何彩妮走到营区门口。眼前群山起伏,树木参天,云雾缭绕。何彩妮不觉感叹:“好美啊!”

  “不是要我带你逛公园吗,这可是顶级的氧吧公园!”熊连长挽起何彩妮的手,走上了山间小道。漫步中,他谈起戍边生活、战友情谊,渐渐的,何彩妮心中的埋怨逐渐被理解替代。

  晚上,连队操场上,被战士们簇拥在中间,熊连长实现了陪女友看电影的愿望。看完电影,他送何彩妮回家属房。门一推开,何彩妮惊呆了:地板上,一个鲜花摆成的“爱”字,占满了大半个客厅。

  “这是什么花?”何彩妮惊喜地问。

  “木棉。”她这才想起白天散步时,在山上看到的红得耀眼的木棉花。

  “这既代表我对你的爱,也代表军人对边疆的爱,不比玫瑰差吧?”

  不久,熊连长和何彩妮喜结良缘。那天,他们走进婚礼的殿堂。庆典仪式上,有一个硕大的红色的爱心造型,那是战士们采撷边关木棉花拼成的。

  天籁萨克斯

  周日傍晚,曾经深深吸引十连战士的萨克斯乐曲,突然听不见了。

  往常这个时候,官兵总能听到指导员申中的深情吹奏。申指导员在军校学文化管理,吹拉弹唱样样拿手,萨克斯更吹得行云流水。战士们寂寞想家,一曲悠扬的《回家》吹走了乡愁;战士们训练辛苦,一曲曼妙的《茉莉花》吹走了疲惫……

  “指导员,您怎么不吹萨克斯了?”几名战士心痒痒,跑去找申指导员。

  “坏了……”

  “我们拿出去修一下吧!”面对战士们的期待,申指导员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“萨克斯被我送人了!”见没法儿,一旁的申指导员的爱人只好实言相告。

  “啊?”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时,嫂子不得不道出个中缘由。

  申指导员的母亲长年患病,弟弟上大学全靠他资助,家属随军还没安排工作。前段时间,母亲病情加重住院,那几天,申指导员也没心情吹曲子了。妻子得知驻地学校一名音乐老师也是萨克斯迷,正缺乐器,她怕申中触物生情,便把家里的萨克斯送给了那位老师。

  没有萨克斯旋律的陪伴,战士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指导员一家遇到的暂时困难,也成了他们的一块心病。

  又过了几天,几名战士神秘地来到申指导员办公室,一进门就说:“指导员,我们送您一样东西!”

  “送我东西?”申指导员莫明其妙,战士们都知道连队有规矩,不许给干部送礼。

  “您看这是什么?”

  “萨克斯?”对曾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宝贝,他太熟悉不过了。

  话说,那天从指导员家里出来后,几个战士一起合计,几经周折,私下里找到那位老师,诉说详情,军人的情怀一下感动了对方。

  “指导员,您每天吹萨克斯给我们听,那熟悉的乐曲,也是我们战胜困难的号角啊!”战士们话里有话,给了申指导员一种无形的力量。望着情重如山的战士,硬汉子申中瞬间红了眼眶。

  傍晚,熟悉的萨克斯旋律又在连队响起,听来那么悠扬、深情……

  落选的快意

  十连选拔士官工作开始了。团里分给连队3个初级士官指标,9名战士申请选改,上等兵罗浩艺名列其中。

  罗浩艺父亲罗兴国听说士官选改竞争激烈,专程从河南老家赶到十连,想替儿子“疏通疏通”。他找了连长指导员,都无功而返。他以为出手不够大方,得知士官选拔马上开始,想多留两天,看看程序怎么走的,到底哪些人当选。

  “没问题!”接到老罗的请求,指导员李风雷爽快答应了。心想,一些家长对连队敏感事务不放心,总怕有什么猫腻,让他们亲眼看看也好。他对罗兴国说:“连队各项考核都有人监考,我们请您当个编外监考员吧!”

  “当监考员?我哪懂你们考核的规矩?”罗兴国有顾虑。

  “考核的内容不复杂,我介绍一下您就懂了!”李风雷解释道。

  士官选改按规定设置了军事考核、文化考试和民主测评等环节。连队张榜公示,官兵一目了然。公示栏前,经李指导员讲解,罗兴国很快掌握了考核规则,对如何监考有了底。

  越野、投弹、障碍等考核课目成绩一眼就能瞧出来,罗兴国没发现“猫腻”。步枪射击时,他怕报靶员按“领导意图”报靶,提出看看靶纸。一看,结果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队列考核打分主观性大,由5名班长和1名干部打分。精明的罗兴国担心有人打印象分,就问:“能不能让我来抽点班长和干部?”

  “好办!”李指导员一声哨子,干部班长悉数到齐。

  “您随便点!”

  “不点了!”面前的一切,让罗兴国改变了主意。

  文化考试,罗兴国担心连队照顾个别人泄露考题,他想从团里下发的千道题库中随机抽题,连队也满足了他的愿望。

  考评结束,罗浩艺综合成绩排名第5,民主测评排名第4。连队召开支委会时,罗兴国特批参加旁听。党支部严格按考评结果确定士官人选,罗浩艺落选了。

  罗浩艺真的落选了,他老爸却快意地笑了。

分享到:
瑞祥国际官网入口